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女生寝室里的处女
女生寝室里的处女

女生寝室里的处女

十二月二十二日,星期天。我们寝室五位女生有三个回家了,只有彩霞和我没有走,两人在屋里聊。

  “你怎么这个星期天不回家了?”

  李彩霞:“我是想回家呀,不过为了你我就不能走啦。”

  “为我?”

  李彩霞:“是呀,咱班同学都知道你和杨强处的不错,今天正好人少,我就让他到这儿和你约会。”

  我脸一红,说道:“你让他来这儿干什么?多不方便呀。”

  李彩霞“咯咯”笑道:“有什么不方便的?这里也没人,你和他接个吻呀,拥抱什么的,谁也看不见。”

  我害羞地打了彩霞一下说:“你胡说什么呀!你跟他什么关系,这么愿意帮他?”

  李彩霞:“不是我帮他,是他求我帮的。”

  正说着,寝室门一开杨强进来了,我脸更红了。

  彩霞见他来了起身说道:“好了,你俩儿谈吧,我出去玩,中午再回来。”
  说完,她走出去把门关上。又听“咔”地一声,还将门锁上了。

  我听见锁门声,赶紧站起来嚷道:“哎,开门呀!锁门干什么?”

  杨强拉住说:“没事儿,锁门也是怕别人看见咱俩孤男寡女的不太好。”
  “那还不如咱俩出去呢。”

  杨强:“她都走了,门也开不开,等中午回来再说吧。”

  这时,杨强一把抱住我热情地接吻起来。我长相娇好,身材很苗条,肌肤细嫩很性感。在接吻的时候杨强开始不安分起来,他把双手贴在小屁股上轻轻抚摸按压,处于热恋中的我,并不太意地扭动着玉体只顾接吻。杨强又把双手慢慢向下,先是触摸到大腿,继而又将一只手移到大腿内侧,贴着大腿根部抚摸。

  渐渐地,手探到胯间,手掌贴在裆部,不时地进行刺激。这下有了反映,我伸手抗拒着,保护着自己的“禁区”,但他的手并不离开,并且更明显地按压那里。我感觉身体越来越热了,心也直跳,我害怕这样的感觉,却又渴望这种刺激。

  平日里两人在热恋时,杨强也常做类似的性骚扰,却让我感觉兴奋;有时,热恋之后,还会觉得内裤底下有点湿。我还没有意识到,这就是性欲!紧紧拥抱的时候,又觉到杨强裆下的硬物杵在自己的大腿上,至今我还没有看过那东西长啥样?也不知为什么一到这时候,那东西就会变得这么硬。顺手一摸,却感觉到那东西竟裸露着!低头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杨强竟脱下裤子,下体赤条条呈现在自己眼前。

  我吓得叫了一声,说道:“你怎么把裤子脱了!”

  杨强笑道:“其实,我早就想让你看看我的身体了,但是一直没机会。今天正好!你看看吧!”

  我是第一次看到男生的下体,只见他胯下伸出一根又粗又长的“肉棍儿”,向上挺翘着。裆下还有对圆鼓鼓的东西,小腹下面长满了卷曲的阴毛。我满脸通红,羞得不知该往哪儿看好。

  杨强笑嘻嘻地拽过彩丽的手说:“怕什么?你不都摸过一次了吗。来!再摸摸,看它有多硬。”

  我羞得直缩手,却被牢牢抓住,不得已只好轻轻握住那粗长的“肉棍儿”。
  但还是羞得不敢正视,侧着头小手握着阴茎一动不动。杨强也十分兴奋,阴茎禁不住又挺动了几下,他开始牵动我的手腕,迫使着来回剥动。渐渐地,我不那么怕羞了,通红的脸也稍微退了点色,转过头正视着阴茎,那东西真是太大了,自己的小手正好能握住它。再看阴茎前端那膨胀的部分更是又圆又大,中间还有个小孔。

  这时,杨强笑着说:“怎么样?够大吧!最前面的叫龟头,想玩吗?”
  我小声地说:“怎么玩?”

  杨强:“你也把衣服脱了,让我看看呗。我还从未看过小姑娘身体长什么样呢?”

  我脸更红了,含羞地说:“有什么看的?不就是少长了那么根东西吗?”
  杨强:“我都给你看了,你不给我看呀?”

  “不是。但在这里,被人看着怎么办?”

  杨强:“你忘了?门都锁上啦。再说,门玻璃上都糊着纸,外面看不见的。”
  “那……”

  杨强:“那什么。快点吧!咱俩上床。”

  “上床?……什么意思?”

  杨强:“现在屋里亮,从外面能看到屋里的人影,床靠着墙,咱俩上去外面就看不见啦。”

  “那就上我的床上吧。”

  杨强:“哪张是你的床?”

  “彩霞上铺的就是。”

  杨强把上衣也脱下来,赤裸着身体上了我的床,只见他胯间的大阴茎又粗又直地向上翘着,都好贴到小腹了。我也脱下鞋子上了床,但没有脱衣服。杨强知道,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那好意思主动脱衣裳,于是帮助我脱下上衣,又解开白色的乳罩,露出胸前一对白嫩嫩的小乳房。杨强把双手按在我的乳房上轻轻揉动着,我的乳房发育得很丰满,摸了一会儿手又伸到下面,解开裤带,右手伸进裤子里,隔着内裤儿抚摸阴部。我紧张极了,忙把手伸进去保护自己的“禁区”。杨强把我的手拽出来,放到自己勃起的大阴茎上叫我握住,然后双手把裤子一拉,连同内裤一并脱下,我也是全身赤裸了。脸红红地,连动弹一下都不会了,杨强把握放躺在床上,开始欣赏起阴部。的阴部上一根阴毛都没长,光脱脱地象是未到青春期的小女孩儿。

  杨强问:“彩丽,你今年十几了?”

  我害羞地说:“我……十八呀!怎么了?”

  杨强笑道:“真奇怪!你都十八岁了,阴毛还没长。”

  我听见更羞了。说道:“有什么奇怪的?你不要看了。”

  杨强:“嘿嘿!你这光板子阴户真好看,怎么这么大了还不长阴毛?”
  我羞得不说话了,杨强把头钻到白嫩的大腿中间,嘴唇贴在光洁无毛的大阴唇上美美地一吻,然后仔细欣赏着。只见两片大阴唇紧紧闭合着,遮住了里面的小阴唇和阴道口儿,光溜溜的阴阜上干净得一根毛也找不到,看起来清晰多了。

  “哇!真是个处女。”杨强兴奋极了,开始用右手的中指在大阴唇中间缓缓揉蹭,我还是第一次被男生直接碰触器,羞得不住地推挡着。杨强把住我的手,他的手按在阴部上,边揉搓边按压震动……弄了一会儿,见没有反映,又把腿分开,自己跪在两腿中间,弯下腰头贴进阴部,伸出舌头用唾液蘸湿阴唇。舌尖轻轻拨开大阴唇,让它慢慢润滑展开,直至露出里面的小阴唇。他又用舌头舔舐红嫩的小阴唇,嗅到我的阴部散发出淡淡的臊气,他好像喜欢小姑娘阴部上的这种气味,感觉真是好性感!

  渐渐,小阴唇在不断地刺激下慢慢胀大,中间那窄窄的阴道口儿显露出来。
  杨强又用嘴唇轮流夹两片小阴唇,做轻拉动作,阴唇变得越来越湿了,中间的肉缝儿也胀大了许多。闭上一只眼往里瞅,能隐隐看见覆盖在阴道口上那鲜红的处女膜。他心里兴奋极了,真想马上就用大阴茎捅开它!但是阴道口儿只流出很少的分泌液,现在插入不但费劲儿,还容易把我弄疼。于是他又想起刺激阴蒂诱发性欲,我的阴蒂很好找,在大阴唇上方的联合处一眼就看到了。杨强用舌尖把阴蒂弄湿,不断地刺它。

  这招果然见效,我兴奋得小腚儿直扭,双腿紧夹住杨强的头,身上也颤抖起来……心想:这……怎么了?……这么痒!“啊!”我控制不住叫出声来。

  杨强听到高兴极了,这招可真灵,看来阴蒂是小姑娘最敏感的地方。这时,阴道口分泌的淫液比刚才多了,小阴唇湿乎乎地变成鲜红色。杨强也是欲火难捺,他挺起身将我的玉腿抬起大分开,然后将自己粗长的大阴茎靠近阴部,用手剥动着把涨红的龟头贴在小阴唇上,沿着中间的裂缝慢慢滑动。

  此时我即兴奋又害怕,闭着眼正陶醉在幸福中,还没意识到杨强的举动。
  忽然,感觉下体一疼,好象有个又硬又圆的东西钻进自己的体内。一惊,住下看阴茎正对着自己的下身,立刻明白自己已经失身了。

  我带着哭腔地说:“杨强!你怎么……”说着,就哭了起来。

  杨强忙说:“彩丽,你别哭,会被别人听见的。我也是太冲动了,对不起呀!”

  我抽泣着说:“你……你怎么可以这样?我还没嫁给你呢。”

  杨强笑着说:“怕什么?现在婚前性生活也很正常吗。你迟早都要嫁我的,提前体验一下也无防……”

  在他的花言巧语下,终于转涕为笑。含差地说道:“我已经把身子给你了,你真的愿意娶我?”

  杨强一脸淫笑地说:“那是当然了。”

  他双手托起我的小腚蛋儿,将阴部向自己下体移动,两人的身体被一根粗长的“大肉柱”连起来。阴道初次受入男生阴茎,感觉阴道口儿又胀又疼,大龟头还一点点地往里钻,我紧张极了,阴道腔也收缩得很紧,插入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抵拒。

  我哭笑不得地说:“呀……这么疼!还是不要弄了。”

  杨强笑道:“没关系,你别太紧张,插进去就好了。”

  说着,他右手轻揉阴户,让它逐渐放松,阴茎继续往里插。慢慢地,粗长的阴茎没入阴道中,把阴阜撑得胀扑扑地。那紧窄的处女阴道包容在阴茎周围,真是又暖又舒服。

  我红着脸打了杨强一下说:“你真坏!疼死我了!”

  杨强哈哈笑道:“第一次疼点很正常,可能是你的处女膜破了才会感到疼。”
  “什么是处女膜呀?”

  杨强:“什么?你连自己身上的东西都不知道呀?处女膜就是阴道口上的薄膜,第一次性交时它就被捅破了,因为长面有毛细血管,所以破了才会感觉疼。”

  “哦,以前我还不知道这么多呢。哎,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
  杨强笑道:“我呀……是从A 片上看到的。”

  “什么叫A 片?”

  杨强:“就是黄色的……”

  “你还看那种片呀?真恶心人!以后我不准许你看。”

  杨强:“好!以前看是因为没有女朋友。现在有你陪着我就不用看那个了!”
  他心准想:嘿!真是个纯女孩儿,这种事儿那是看几张A 片就会的,她居然想信了。

  然后,他又将阴茎慢慢抽出来,却见上面粘着些阴道分泌物,没有见红。
  “真奇怪?处女膜都给捅开了,怎么没出血?”

  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看得出我是个处女……杨强又向下压,阴茎再次没入阴道,他开始慢慢抽插,我弓着双腿,小手紧抓床单,轻咬嘴唇承受着阴茎的冲击。虽然满心不愿意,但深深的爱让我心甘情愿地身。杨强又直起身,双手扶着我的膝盖,髋部一前一后地挺动,用粗硬的阴茎一下下开垦着我的“处女地”,他终于如愿了。

  性交持续一段时间后,杨强渐渐兴奋起来,阴茎胀得更加粗大,抽插的频率也加快了。我的阴道受到不断的刺激,里面也比刚才湿润了许多,但还是很紧,阴道口儿紧紧箍着阴茎,使他抽插起来感到快感倍增,也产生了要射精的感觉。

  杨强赶紧把阴茎抽出来,贴在小阴唇上来回蹭着,我忽然感觉阴道里空了,低头往下一看,见阴茎已经退出,大龟头变成了紫红色,又圆又大湿乎乎地。

  我以为完事儿了,刚想坐起来又被杨强压在身下,感觉阴道口一胀,阴茎又插了进去……这次,大阴茎开始快速地穿梭,不知插了多少下,又迅速抽出来,就在龟头离开阴道口儿的一瞬间,一杆乳白色的精液喷射出来。接着,龟头又贴在阴阜上连射几下,阴茎渐渐变软了。

  我羞得坐起来,拽过衣服挡在胸前,低头一看下身湿湿的,床单上还粘着些精斑。我看见射在自己身上白花花的精液,说道:“你尿了些什么?粘乎乎的真恶心!”

  杨强:“那是我射的精液。”

  我羞得不说话了,两人默默无语在床上休息一会儿,又把衣服穿上。

  从此我便和国强过起了偷情的生活。可以想象这样的男孩和这样的女孩会有什么样的前途。不用说,来年的高考注定我们只是参与者。浑身流气的杨强情愿游荡在街道上,也不愿干点实事,不久就因为参与抢劫被送进了牢房,在那里他不声不响地消失了,说是急病发作。

【完】